命运游戏之圣昊

时间:2017-01-20 11:33点击:
  
烈日如炎,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,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,杨柳微垂,收敛着枝叶,恹恹不振。
 
    在那一片投射着被柳树枝叶切割而开的明亮光斑的空地中,数百道身影静静盘坐,这是一群略显青涩的少年少女,而此时,他们都是面目认真的微闭着双目,鼻息间的呼吸,呈现一种极有节奏之感,而随着呼吸的吐纳,他们的周身,仿佛是有着肉眼难辨的细微光芒出现。
 
    微风悄然的吹拂而来,衣衫飘动,倒是略显壮观。
 
    在这数百道身影前方,有着一座石台,石台上,同样是有着一道身影安静的盘坐,他双手在身前相合,十指交叉,双目紧闭,犹如是进入了某种修炼状态之中。
 
    这道身影也是少年模样,他有着一头柔软而略显散乱的黑发,尚还显得稚嫩的脸庞有点清瘦,让人看起来有着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。
 
    而此时,在这名少年的周身,正有着肉眼可见的光芒绽放着,在那种光芒下,仿佛是有着一股玄奥的能量,正在对着他的体内涌去。
 
    石台下,一些少年突然悄悄的睁开眼睛,他们望着石台上那少年周身的光芒,皆是忍不住的舔舔嘴,脸庞上露出了一些羡慕钦佩之色,而后那股安静便是被他们的窃窃私语声开始打破。
 
    “牧哥真厉害,我们都还在感应天地灵气,他就已经成功晋入灵动境了,真不愧是我们东院地届的第一人啊。”
 
    “哈,那是当然,莫说东院了,我想整个北灵院同等年龄中,恐怕都没几人能和牧哥比。”
 
    一名靠前的灰衣少年似乎与石台上的少年颇为熟悉,他听得大伙的窃窃私语,不由得得意一笑,压低声音道:“牧哥可是被选拔出来参加过“灵路”的人,我们整个北灵境中,可就牧哥一人有名额,你们应该也知道参加“灵路”的都是些什么变态吧?当年我们这北灵境可是因为此事沸腾了好一阵的,从那里出来的人,最后基本全部都是被“五大院”给预定了的。”
 
    “五大院?”不少少年听得这对于他们而言极端耀眼的名字,都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,眼中满是向往与火热之色,那里,算是所有少年人心中的终极梦想所在,只不过“五大院”选拔极端的严苛,能够进入其中的,莫不是天才之姿,谁若是能够进入其中,那也真正算是前途无量了。
 
    “牧哥是很厉害不过,不过牧哥好像只参加了一年我听别人说,牧哥是第一个“灵路”时间未曾完结就被驱逐出来的人”
 
    有着一名少年犹豫了一下,悄悄的说道,但旋即他又赶紧补充道:“牧哥的能力我们都知道,就算那“灵路”中都是来自大世界各处的天才妖孽,可牧哥也绝不会逊色,这样被驱逐出来,一定是受到了不公对待!”
 
    众多少年少女面面相觑,这事情在北灵院甚至整个北灵境也不算什么秘密,他们在对此感到遗憾的同时,又相当的好奇,他们很想知道,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,这个出色得让同样有着几分傲气的他们都信服的牧哥,竟然会被那“灵路”主动的驱逐出来。
 
    那灰衣少年撇了撇嘴,不以为然的道:“哼,肯定是那“灵路”里有人嫉妒牧哥,这才使用手段把他逼走,不过没关系,以牧哥的能力,迟早也能够进入“五大院”,到时候自然让人明白。”
 
    众多少年捎了捎头,虽然他们也知道他们口中这位牧哥天赋极强,但五大院也不是这么好进入的啊,毕竟他在那“灵路”中,只是修炼了一年时间,还谈不上成功的完成修炼,这与那些从“灵路”真正出来的天才妖孽相比,应该还是要差一些的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不过就在他们说话间,一块碎木突然从石台上飞下,然后甩在那灰衣少年额头上,一道轻笑的骂声随之传来:“苏凌,你们真当我是摆设吗?信不信我告诉莫师,让你们接下来的假期都留在东院补习修炼?”
 
    众多少年少女忙抬起头来,只见得石台上修炼中的少年已经睁开了双目,漆黑的双目犹如夜空,其中灵气十足,在其嘴角,也是噙着一抹笑容,那笑容阳光而柔和,犹如点睛之笔一般,令得少年的面目,变得有些帅气起来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挺有味道的少年郎。
 
    “嘿嘿,牧尘哥别啊,好不容易放点假,我还指望着回去乐乐呢,我爹要是知道我干这么丢人的事,非打死我不可。”那灰衣少年捂着额头,嘿嘿直笑。
 
    周围的少年少女也是哄笑出声,气氛热闹。
 
    “你也知道你爹凶狠,三月之内,你若再无法晋入灵动境,你就等着挨揍吧。”那被称为牧尘的少年摇了摇头,没好气的道。
 
    “灵动境哪有这么好晋入,我又不是牧哥你这样可以随随便便参加“灵路”的变态。”那苏凌撇了撇嘴,旋即忙止住嘴巴,这件事情虽然在整个北灵境都不算什么秘密,而且牧尘本人也对此并不避讳,但这种驱逐总归不会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 
    名为牧尘的少年闻言则是一笑,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,只是微微抬起头来,目光望着那割碎着光斑的树枝,眼神略显怀念与复杂。
 
    灵路啊
 
    不知道那几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,应该也已经结束修炼了吧?如果这样的话,或许不久后他们便是能够进入“五大院”了吧。
 
    还有,她
 
    牧尘抿了抿嘴,脑海中掠过一道不管何时都背负着一柄暗黑长剑,有着窈窕身姿,冷漠而漂亮的容颜的黑裙少女。
 
    倩影跳动间,那璀璨如银河般的耀眼银发,也是随之飘舞。
 
    就是这个神秘冷漠,修炼起来让人感到疯狂的少女,在那灵路中,莫名其妙的追杀了他大半年,而那让得牧尘咬牙切齿的理由是他救了她一次。
 
    不过,在最后他被逼迫的离开时,她却是第一个毫不犹豫拔剑挡在他身前的人。
 
    想到那素来没有多少情感,有着成为祸水级别潜力的小脸在那时流露出的一丝冰冷杀意,牧尘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恍惚。
 
    真是怀念啊。
 
    “呵呵,这不是咱们北灵境那唯一一个参加了“灵路”的小牧哥吗?又在带人修炼啊?莫师还真是器重你呢。”
 
    而就在牧尘沉侵在那种复杂心情中时,突然有着一道略显刺耳的声音传来,他脸庞平静的抬起头来,只见得不远处突然有着十数道身影慢吞吞的走来,那为首一人,是一位面容桀骜的少年,他此时正嘴挑着草根,笑眯眯的望着牧尘。
 
    “刘彻,你们西院的人跑我们东院干什么?找揍不成?!”那之前被牧尘称为苏凌的少年见到这群人,面色却是一沉,站起身来冷笑道。
 
    唰!
东院不少学生出了一口恶气,也令得西院的嚣张气焰变弱了一些。
 
    而眼下,这些西院的家伙,竟然跑过来挑衅牧尘,这可让得苏凌他们有些忍不了。
 
    “呵呵,现在的东院真是越来越得瑟了,以为出了一个牧尘就真能跟我们西院叫板不成?”
 
    那刘彻见到东院人多势众,却是丝毫不见惧色,反而是嘴角一撇,手指指向不远处的高台,咧嘴笑道:“你们敢动手试试?”
 
    苏凌他们目光投望而去,只见得在那高台上,有着数道身影,那些身影正笑眯眯的望着这边,而在见到那些有点熟悉的面孔后,苏凌等人面色都是变了一变。
 
    “是西院天届的学长们”
 
    在北灵院中,不仅分为东西两院,而且还分为天地两届,而牧尘他们则是地届,眼下高台上的这些人,便是西院天届的学长,实力比起他们自然是要厉害许多。
 
    而在苏凌他们面色因此变化时,那高台上的天届学长们也是居高临下的笑望着他们,彼此交谈。
 
    “那是东院的牧尘吧?现在可是我们北灵院甚至北灵境的名人呢,没想到这种年龄就晋入灵动境了,虽然只是灵动境初期,不过也有资格升入天届了,倒是厉害啊。”
 
    “是还不错,东院倒是出了个人才,以后等他升上东院天届,我们西院天届怕就要有些压力了哦。”
 
    “这小子据说被选中了参加“灵路”呢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被驱逐出来了,倒是有点滑稽,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莫不是选错人了,这才把他丢出来吧?”
 
    “哈哈。”
 
    在这群人当中,有着一名红衣女孩,她身段修长,肌肤如雪,一张美丽的瓜子脸颊看上去显得有些妩媚,她慵懒的斜靠着栏杆,狭长的美目望向空地上的对恃,然后目光停留在那名为牧尘的少年身上,似是饶有兴致。
 
    “呵呵,红绫,你似乎与这牧尘还认识吧?”有着一名天届的学长笑着道,从众人的站位来看,显然她才是这个小圈子的中心。
 
    “嗯,他父亲是北灵境域主之一,与我父亲也算是有些关系,小时候曾在一起玩过。”那被称为红绫的女孩漫不经心的道。
 
    “据说当初他好像喜欢你来着?”
 
    红绫狭长的美目眨了眨,她望着不远处那笔直盘坐的身躯,此时有着一道光束穿透柳树枝叶,刚好是落在少年俊逸的脸庞上,形成一圈淡淡的光弧,舒服而好看,这令得她微怔了一下,隐约的还能够记起小时候那跟着她屁股后面的小男孩,只不过那时候的他,倒是没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,她也是并没有给予过多的注意,然而谁能想到,如今这个彼此关系有些疏远的少年,却是能够成为“北灵境”中唯一一个获得参加“灵路”资格的人,当时的牧尘在这北灵境可谓是风头极盛,那种风头,直到后来他突然被驱逐出“灵路”后方才开始淡去。
 
    “小时候的事情,哪能算什么喜欢。”红绫似是不在意的一笑,不过那明亮眸子倒是多看了牧尘一眼,如今的后者随着进入北灵院,也是开始崭露头角,虽然还不至于成为北灵院第一人,但被这种优秀的人喜欢这种事传出来,于她而言还是有些面子的,即便她心中清楚其实这件事还是谣言成分居多,但这般年龄的女孩,终归是有些虚荣的。
 
    “哈哈,红绫的眼光可不一般,这牧尘虽然还算不错,可还达不到让红绫动心的地步,你难道没见到连林修都失败了么?那可是咱们北灵院总榜第七的牛人呢,现在都晋入灵动境中期了,这牧尘与他比还是有点差距的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我们这北灵院,能够让得红绫多看一眼的,也就柳慕白大哥了。”
 
    柳慕白这个名字一出来,就连这些天届的学长们神情都是顿了顿,显然是感受到不小的压力。
 
    北灵院总榜第一,柳慕白,其父亲更是北灵境第一大域的域主,威名显赫。
 
    不论从样貌还是实力或者背景来说,这都是一个在北灵院中随时能够引来一些少女发花痴的名字。
 
    在西院的学员眼中,谁都知道那柳慕白与红绫走得微近,虽然至今为止依旧未将这朵骄傲的西院之花摘下,但想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 
    如果牧尘是顺利的通过了那“灵路”的历练,获得进入“五大院”的资格,那名气自然是能够压过柳慕白,但可惜的是,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驱逐出来了。
 
    这样一来,谁若是再将两人放在一起相比,无疑就只能令得旁人一笑了。
 
    (新书正式开始了。六年了,不知道陪伴了多少读者走完高中,大学,甚至走入社会,或许中途会有读者离去,但若是能够在多年后突然想起那曾经的学园中,追读着一本小说的欢乐,这便是我最大的幸福。所以我也希望,大主宰也能够陪伴着大家,再度走过两年的光阴岁月。新书刚刚出生,需要大家的温养,真心的希望,不论是看正版还是盗版的读者,能够在公众期支持大主宰,一张推荐,一个收藏,都至关重要。所以,请大家将票票投给大主宰,今天推荐票多的话,就三更喔~~~~~我们一起加油吧!)
 
 第二章 被踢出灵路的少年
 
    苏凌他们望着高台上的那些西院学长,一时间气势也是弱了一些,特别是当他们见到那名为红绫的女孩时,眼神先是火热一下,然后又是缩缩头,这可是北灵院中真正的风云人物,那等追随者,就连他们东院都是有着不少。
 
    “喂,牧哥,那是西院的红绫学姐啊,传闻你小时候喜欢她来着”苏凌凑近牧尘,低声嘿嘿的笑道。
 
    牧尘闻言,不由得白了他一眼,他小时候的确与红绫有过交集,但那种年龄,哪懂得什么叫做喜欢,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个玩伴而已,这些年随着他父亲与红绫父亲之间不和,双方关系也是愈发的疏远,这种谣言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兴起来的。
 
    牧尘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望着那一脸挑衅的刘彻,身体之上,有着淡淡的灵力光芒散发出来,他双掌也是缓缓紧握。
 
    “有话就赶紧说吧。”
 
    牧尘看了一眼不远处高台上的几人,视线只是在那道纤细的倩影上停了一下,然后收回了目光:“虽然有他们在,但我想要揍你的话,即便他们拦住了我,你也得受一顿皮肉之苦。”
 
    对于西院这些家伙的骄狂,他同样是有些不喜。
 
    “你!”
 
    那刘彻听得牧尘这话,眼神顿时一怒,不过他刚欲喝斥,却是见到牧尘嘴巴微微一抿,那一霎,少年原本显得柔和灿烂的脸庞,却是陡然间有着一股冷峻的味道散发出来,那种冷峻之下,仿佛是一种刀锋般的冰寒与凌冽。
 
    那种感觉,犹如慵懒云层之中悄然涌动的惊蛰,不经意之间,露出锋利峥嵘。
 
    那股味道,可绝对不是这种年龄的单纯少年所能够具备的。
 
    刘彻嘴中的喝斥被生生的吞了下来,他惊疑的望着此时的牧尘,面色变幻一下,对于后者的实力,他显然也是有些忌惮,上一次牧尘打败他们西院地届薛东的时候,他可正在现场呢。
 
    “呵呵,倒的确是有点张狂呢。”
 
    高台上的那数名西院天届的学长也是听见此话,当即不由得挑挑眉,感觉面子有些不太好看,特别是这里还有着红绫在场。
 
    红绫也是有点讶异的望着牧尘,想来是没料到看似柔和的少年,却是会有着这般强势阳刚的一面,这与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似乎有些不一样呢。
 
    一旁的数名西院天届学长已是忍不住的翻身跃下高台,缓缓的走过去,而见到他们走来,苏凌等人都是退后了一步,神色中满是戒备。
 
    红绫见状,倒并未阻拦,她毕竟是西院的人,而且她也是有点想要看看,这个曾经在她眼中显得平凡的小男孩,在褪去幼时平凡的光环后,究竟是否真的拥有着耀眼的光芒。
 
    “童哥。”那刘彻见到这几人走来,皆是一喜,再望向牧尘他们的目光中,已是多了几分得意。
 
    牧尘见状,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只是那神色间却并没有多少忌惮,虽然他们都是天届的学长,但实力也都只是处于灵动境初期,真要动起手来,也不见得他们能讨到好处。
 
    那领先一位被称为童哥的学长点了点头,目光玩味的看向牧尘,刚欲说话,一道冷叱声,突然自那不远处传来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姚記真人娱乐